强姦女家教


门终于开了,开门的却不是理应在家裏的学生,而是那个学生的哥哥,这一家惟一的男孩子,依着父母的遗产过活的人,一向沉溺在黄色小说的创作之中,以往看着香慈的眼光都色迷迷的,让香慈每次上课都有些不安,如果教的那个小女孩不在,香怜跑的比谁都快呢!

「抱歉了,没有通知妳,」那人看着香慈像风般地钻了进来,躲在他背后,畏畏地看着外面,窈宨婀娜的纤细身子就像风一样,他根本就挡不住,「我妹妹临时和同学出去玩了,这个星期没有办法上课。妳怎么了?有人在追妳吗?」

「有变态在后面,快关门好不好?」香慈是真的急了,比起未知的危机,这个色迷迷的男人要容易接受得多。

「喔!」男人漫应着,慢条斯理地关上了门,好像根本就不在意的样子,「妳不怕我吗?要说起色狼的话,我可能比外面的人更危险喔!小心我真的吞了妳。」

「别吓我了。」香慈看着门关上了,七上八下的心才放了下来,这才想到自己现在是和这男人共处一室。

「好啦!好啦!不吓妳了。倒是待会儿怎么办?她不在妳又没办法上课,总不能现在就出去吧?要坐一会儿再走,还是现在?我送妳去车站好了。」

「坐一会儿好了。借个电话。」

香慈打了电话回家,说是没办法早回去了,大概要住在学生家裏面一个晚上吧!虽然说他要送香怜去车站,可是就算平安上了公车,到了下车时又怎么办?香慈这回是真的怕死了,根本就不敢一个人在这种夜晚走夜路,只好住在学生家裏,等明天再去上课,反正是下午的课,应该不会担误时间。

才放下了电话,香慈双臂一紧,男人已经抱住了她,他对香慈的美色可是垂涎已久,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一整个晚上对香慈恣意非礼,叫他怎能不激动呢?甫离夜幕的香慈又入虎口,偏偏门关的那么紧,他又抱得那么紧,加上香慈又有那儿可以逃呢?

不让怀中的香慈有机会可以挣扎逃脱,男人双手用力,紧紧箍着香慈水蛇般的柳腰,将香慈轻盈的胴体抱了起来,灼热的嘴唇迫不及待地亲上了香慈修长雪白的粉颈,空出了一只手解开了香慈的裙扣,迫不及待地探索着。双脚离地的香慈轻踢着脚,却连滑下的裙子都留不住,娇嫩像是豆腐做的,柔润细緻的玉腿整个露了出来。

抱着香慈坐回沙发上,男人一刻也不停止对香慈香豔刺激的挑逗,他对生理上的研究算是专门的,要说如何把女孩子逗的春心大动,可说是出色当行,新奇的手法岂是香慈所能抵御?从香慈进门开始,他就可以确定,这鲜花一般的美女今夜已是自己的囊中物,正待自己採撷她喷着香气的胴体,将她这块良田开垦,成为性爱的宝地,光是一夜怎么会够?他要香慈日后臣服在他屌下,夜夜沉醉在性爱的销魂蚀骨快感中,成为他私藏的洩慾玩物。

香慈喘息着,渐渐失去了抵抗的力气,当他扯开香慈的内裤时,香慈曾大叫起来,但她尖叫的声音,很快就像是化了一般地融解了,虽说他不住揉搓着香慈大腿内侧的手掌,是太用力、太急色了些,弄得香慈有些嫌恶,但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加上他正不断舔舐着香慈的耳珠,不住轻吐吮吸,连香慈的嫩颊都受到波及,被吸的红红的,何况他轻箍着玉臂和小腹的手,也不安于室地开始动作了,伸入了香慈衬衣内,慢慢向上探索着、轻触着香慈正紧涨地贲起、想被他下下着肉、重力挤压的乳房,即使透着薄薄的乳罩,火力仍狂妄地肆虐着。这种强而有力、完全不管香慈感受的、纯粹只是勾起香慈肉体情慾的方式,正是对芳心裏不甘不愿、正刻意扭动着,不让他如此轻易得手的这美女,最强悍的征服方式,只一会儿香慈完全迷乱了,被放掉的手也不知该摆那儿好,娇躯软在他火辣辣的怀中,承受着他时重时轻、轻重皆宜的玩弄,半裸的胴体只留下薄薄的内衣裤在身上,内裤也是半脱落地挂在膝上,湿润的桃花源完全没法儿隐藏,裸露的肌肤浸着玫瑰般的嫩红色,男人不把香慈剥的精光并不是不想对香慈下手,而是想拖点时间,让香慈在前戏之下完全忘了矜持和羞赧,被逗的全心投入,这样他真的姦淫香慈时,才有更多乐趣,更何况他也想把香慈玩到淋漓尽致,如果把这一向躲的远远的美丽女孩,弄到自动宽衣解带向他求欢,那种征服感和满足感真是说也不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