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山村生活



麗子望著窗戶外紛飛的白雪,兩隻手不停在幫父親煎藥的火爐旁,交互搓弄著取暖。

母親的去逝,加上父親因砍柴而摔落山谷,讓原本貧窮的家更加清苦。家中斷續的三餐,是依賴著山邊寺廟住持--如空和尚的救濟,才不致餓死。雖然,麗子是不太願敲動著她掂著腳才構到門上的圓環,走進那個令她有些生畏的地方。但是被週遭鄰居視為災難而躲避的她,除能靠著讓那乾癟的雙手在身上撫摸以換取的食物外,麗子想不出還能有些什麼辦法來餵飽她和父親。

丽子望着窗户外纷飞的白雪,两只手不停在帮父亲煎药的火炉旁,交互搓弄着取暖。

母亲的去逝,加上父亲因砍柴而摔落山谷,让原本贫穷的家更加清苦。家中断续的三餐,是依赖着山边寺庙住持--如空和尚的救济,才不致饿死。虽然,丽子是不太愿敲动着她掂着脚才构到门上的圆环,走进那个令她有些生畏的地方。但是被週遭邻居视为灾难而躲避的她,除能靠着让那乾瘪的双手在身上抚摸以换取的食物外,丽子想不出还能有些什么办法来餵饱她和父亲。

『如空和尚是个慈祥的人!』丽子是这么认为着。

他除了喜欢蹲在门槛上看着丽子从小肉洞里洒着如布幕般的金黄尿液,及偶而执意的要用他光滑的头,替代手纸帮丽子擦拭着沾满残留尿液阴部的举动,让丽子感到羞涩与滑稽外,总是会给丽子相当多的蕃薯及白米。

自从父亲出事以后,丽子就已放弃了上学的念头,在家中努力的做着恳求来的手工。但存上许久的金钱,往往只是够上门就诊医生的一次费用吧!

丽子不禁歎气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呆滞的望着屋顶,口中不停的呢喃着妻子--香织的名字。

『妈妈是幸福的!』

一想到爸爸小腹下的阴茎,一定因为怀念着妈妈勃起着,丽子嘴唇是感到乾燥的,整个人的心也开始不安的蠢动。

丽子不禁将右手轻放在自己胸前,学着大人般的爱抚着自己的胸部。手部转动的快感,迅速的让乳头充血着。胀硬坚挺的豆豆,更让她加速着手旋转的速度。

「爸爸……」

乳尖搔痒的感觉,随着父亲抚摸着自己的情景出现在脑海中,如电流般顺着神经刺激蜜洞的空虚。丽子有着更需要的感觉,挪动着手向禁忌的蜜洞前进,颤动的神经刺激着些许花蜜钻出肉瓣中的夹缝,向外泛流。

「嗯……」

想到父亲黝黑的肉棒,身体有着说不出的燥热苦闷。丽子咬着唇,将右手伸入衣服内,一次又一次从乳下沿着稜线向乳尖用力的捏挤着。

『我真是个坏女孩……当着爸爸的面做着坏事……』

丽子瞇着眼望着床上的父亲,慢慢的走过去。轻轻地掀开盖在身上的棉被,望着挺立的肉棒,丽子抓起爸爸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

「噢……爸爸……」丽子轻抚着肉棒,无力的呻吟着。

想起爸爸生病后,第一次帮他洗澡的样子,自己一如新娘子般的微红着脸,颤抖着帮爸爸宽鬆着衣裤。丽子知道她的心是有着异常期待的兴奋,虽然在褪下爸爸裤子的剎那,丽子是用双手紧蒙着眼。

随着帮父亲身体擦拭的顺序,来到让她感到心跳加速的地方。丽子瞥过头,凭着小手传来的触感,打着肥皂帮父亲清理着肉棒。

抖动的阴茎,在丽子掌心中不停的跳跃着,那种触感是奇妙的!丽子在强烈的好奇心趋使下,慢慢的转过头,偷望着爸爸肉棒在小手中勃起的样子。大概是因为从小就住在山中的因素,爸爸有着七、八寸长的傲人鸡巴,黝黑的肉柱加上鸡蛋大小般的龟头,像是个小孩握着拳头般的,极欲挣出丽子的手掌之中。

丽子张大口,呆呆的望着爸爸雄伟的肉棒,踌躇着不知该如何来处理着让她惊讶的突发状况。不禁想起妈妈生前在深夜里的动作,将手围成圈圈包在爸爸的鸡巴上,上下的套弄起来。

爸爸的肉棒受到久未有的刺激,变的更加灼热肿胀。丽子根本无法用手将它满满的包住!加上第一次帮父亲自慰的丽子,手法总是那么笨拙,父亲常因为疼痛而不停的喊叫。

丽子慌了,深恐惊动邻居的她,只好用小口替代着双手,费力的含着爸爸的大龟头,努力的放入自己的喉咙里。丽子瞇着眼望着爸爸,看到爸爸眉头微蹙,眼睛紧盖着,口中不停的喊着妈妈香织的名字而射出白浊的液体时,心中有着高兴的感觉。

『可怜的父亲,把丽子当成妈妈吧!』

丽子将包在爸爸龟头上的包皮,慢慢向下拉到末端,浓浓的尿骚味随着漫出来。看着龟头末端的稜线,有着久未清理的白垢,丽子用手指绕着,将它堆成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