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腹生子




我叫田蕊,今年二十二歲,和男友西蒙戀愛成熟結婚至今三年。人人都稱讚我嫵媚動人富有吸引力,西蒙也以我為榮。我是白膚金髮碧眼美女,髮長披肩,擁有幾近完美誘人的36-24-36魔鬼身材。

我們夫妻有一個心願,就是想組織一個大家庭,至少也要有三個孩子。目前已有一個很可愛的八月大小男孩,正在為第二個孩子努力中,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

看官!您知道嗎?我們的小男孩並非西蒙的,真正的父親是西蒙的哥哥魯伯!


我叫田蕊,今年二十二岁,和男友西蒙恋爱成熟结婚至今三年。人人都称讚我妩媚动人富有吸引力,西蒙也以我为荣。我是白肤金髮碧眼美女,髮长披肩,拥有几近完美诱人的36-24-36魔鬼身材。

我们夫妻有一个心愿,就是想组织一个大家庭,至少也要有三个孩子。目前已有一个很可爱的八月大小男孩,正在为第二个孩子努力中,努力的非常非常辛苦。

看官!您知道吗?我们的小男孩并非西蒙的,真正的父亲是西蒙的哥哥鲁伯!

正在努力中的孩子也可以肯定会是鲁伯的。您一定感到奇怪,想探知究竟,没关係,且听我慢慢道来。

西蒙的精液里没有精虫,无法让我受孕,我们曾经一试再试又试的想要受胎,可是都如泥牛入海似的毫无消息。最后只好找医师检查,得到坏消息─西蒙是无子西瓜,这辈子想拥有自己血统的孩子是不可能的。

这则消息对我们真是晴天霹雳的大打击,让我们心碎、失望、消沈好一阵子。

也曾讨论考虑用手术、人工授精、领养等各种可能,后来都一一被否决掉,最重要的因素是两人都盼望孩子能同时有我们的影子!

最后西蒙提及他的哥哥鲁伯,因为以逻辑来推论,他的基因是最有希望满足我们的要求的。起初我对西蒙的提议暴跳如雷,觉得是一种羞辱而断然拒绝,他是在要求我让别的男人来姦淫我耶!

等我冷静下来后,我们才继续更深入的探讨研究,有一点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如果以鲁伯做父亲,孩子的基因仍然包含在丈夫家族内。慢慢慢慢地,我的心才转变,接纳这个提议。

约了个良辰吉日,我们去拜访鲁伯和他太太史蒂芬,提出我们的想法徵求他们的意见,鲁伯毫不考虑的答应,因为打从第一眼看到我开始,他就一直垂涎于我的姿色了,最令我讶异不解的是,史蒂芬竟然也欣然同意,称讚这是好主意,说如此一来只要我们不说,绝不会有人知道!

我真的是疯了,否则为什么和他们讨论让另一个男人肏我,竟然像稀鬆平常为母牛繁殖一样的轻鬆谈论?

我把条件规定的一清二楚,他们也都同意事情进行中,鲁伯的手绝对不可以碰触到我的身体。我们只进行单纯的性器接触抽插做爱,鲁伯不可以抚摸我、吻我、而且也不可以看我的秘处,任何时刻我都不和鲁伯单独相处,事情进行时,一定要西蒙和史蒂芬两人,或其中一人全程陪伴,我才愿意结合,任何时刻只要我一发现已经受孕,结合计画就必需马上终止。对于这些规定及意见他们都毫不反对的同意。

我们拜访医师,请他为我检查,测出受孕机率最高的日子,然后打电话给史蒂芬,约定时间。

当天下午到达他家时,我非常紧张、焦躁、羞赧、全身发抖,一直不敢擡起头来。史蒂芬像母鸡带小鸡似的扶我进入卧房,并且不停的谈话,试图使我平静下来,史蒂芬告诉我她知道除了西蒙之外,从没有其他男人碰触过我,她了解我现在的心情,然后帮我把裙子和内裤脱下来,上衣及奶罩则保持原状不动,因为鲁伯不必动到我的乳房。

史蒂芬温柔的帮我在阴户涂上凡士林,小心翼翼的塞一些进入阴道内,因为我由于紧张的关係非常乾涩。整个过程她依然不停的对我说话,扶我躺到他们的床上,拉过被子盖住我的腰部,以防我的祕处被他们一进门就看见,然后史蒂芬走到门口,叫西蒙和鲁伯进来。

西蒙先进入,看到床上的景象惊讶的睁大眼睛,接着鲁伯全裸走入,他是除了西蒙之外我第一个看到的裸男,下体已经勃起,我赶快移开视线,不过那东西不由自主的深印脑海。

哗!天哪!简直就像根短木棍杵在那儿呀!一步一晃动,一走一抖动,包皮退尽,龟头浑圆大如小丘,整条阴茎布满饙张的血管!根部则整片的阴毛,那东西看起来几乎有腹部到西膝盖一半长、一吨重!

把目光转到西蒙身上,我发现当他挨着我的屁股坐到床沿时,呼吸困难喘不过气来,拉住我的手想对我微笑,不过那笑容真是比哭还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