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三人戏




新年很快就過了。休完新年假日的丈夫,又是每天喝了酒才回來。新年會及拜訪客戶,有相當多的喝酒機會。

結婚五年,裡代子卅歲,先生也卅七歲了。不像新婚時每晚做愛,現在一周大約只做兩次。但最近因丈夫每天喝酒回來,已有一星期沒做愛了。裡代子對這事相當不滿,可是因工作上的需要也沒法子。裕一也知道裡代子的寂寞。

「明天做吧!明天。做到裡代子喊不要為止。」期待讓人擁抱的心情….,可是一到隔天,又是喝了酒的裕一,睡魔總是勝過性慾。


新年很快就过了。休完新年假日的丈夫,又是每天喝了酒才回来。新年会及拜访客户,有相当多的喝酒机会。

结婚五年,里代子卅岁,先生也卅七岁了。不像新婚时每晚做爱,现在一周大约只做两次。但最近因丈夫每天喝酒回来,已有一星期没做爱了。里代子对这事相当不满,可是因工作上的需要也没法子。裕一也知道里代子的寂寞。

「明天做吧!明天。做到里代子喊不要为止。」期待让人拥抱的心情….,可是一到隔天,又是喝了酒的裕一,睡魔总是胜过性慾。

「老公,今天何时回来….」早晨,要出门时里代子问。

「嗯!今天正好有喝酒会,但是我会途中溜回来的。」这么说着出门的裕一,当夜裕一还是很晚才回来。过了十二点,里代子先上床睡了。裕一自己有钥匙。电铃响了。

裕一知道一过十二点,里代子就会先上床睡觉,是不会按门铃的。(明天是星期六,公司休假。)裕一今天再怎么晚睡,明天都可晚起。所以一定会叫起里代子来做已一星期没做的性交,里代子如此的想着。

暖气已设定好睡眠时间,连客厅也因裕一尚未回来而开着。所以里代子从床上起来时,并没披上睡袍,穿着蓝色的晨袍去开门。

「回来了,老公!」站在门旁的裕一,已烂醉如泥。

「真是的,怎么喝成这样,今夜不是要好好疼我吗?」说到这里,突然发现裕一身旁站着一个男人。

「啊!」里代子对自已脱口而出的话感到脸红。

「晚安,太太,这么晚来….」二十来岁的男子边说,边扶着站不稳的裕一。

「公司的小野寺,你不必向我老婆道歉。」

「课长,你没事吧?」

「嗯,幸亏有你在,我才能平安无事的回来,真的是我家吗?怎么会有美丽的太太在呢?真的是我老婆吗?」正说着,裕一又差点跌倒。小野寺慌忙的撑着他。

「课长,你能脱鞋吗?」他说。里代子已知道,是小野寺送喝醉的裕一回来了。

「对不起,小野寺,让你麻烦了。」

「不,我是部下,应该做的。」脱掉鞋的裕一,摇摇晃晃的进来客厅。跌进沙发里。

「再来吧!小野寺你没喝够吧!里代子拿酒出来。」半命令似的说着,里代子愣住了。

「老公,你还要喝吗?」

「小野寺他没喝够!」

「是!」

「不!太太,我该回去了。」

「说什么,不要客气,喂!里代子。」

「是的!」

里代子心情好的不可思议。如呆只有裕一一个人,早就不理他….睡了。因为有二十五、六岁的小野寺在。

他看里代子的眼神今人晕眩,里代子非常愉快。因为里代子的晨袍,令小野寺心动。(说不定他是童贞)在厨房拿酱菜的里代子微笑着。

现代的二十五、六岁的男子如是童贞是不自然,但也不奇怪。小野寺严肃的脸,高大的体格,长相算是普通。会对里代子的晨袍心动….。平常一定很少接触女孩子,说不定因认真唸书和运动,而没机会与女孩子约会。他的眼神并不像看到女人会好色的眼光,里代子是如此的感觉。

里代子将威士忌与小菜用托盘拿出,裕一已脱掉上衣,扯掉领带,没形象的躺在沙发上。

「老公,怎么在这里睡呢?」里代子说

「嘘!让他睡吧!太太,课长很累了。」小野寺说。

「好吧!小野寺,请用吧!」

「不好意思,让你招待!」小野寺的眼神还是晕眩的,偷瞄着里代子的晨袍。

「暖房是否太热了?」里代子伸手去拿放在桌上的摇控器。小野寺望着里代子的晨袍内的胸部,吞了一下口水。

「太太!我喜欢你!」突然地抱了过来。

「干什么?小野寺!」因被抱而失去重心的里代子,被他推倒在椅子旁边的地毯上。

「太太,我喜欢….喜欢你,我….」小野寺将自己的脸埋入里代子的胸前。

「我很高兴你对我的表白,可是….」被高大体格的小野寺压着,里代子无决动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