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的雪白乳房




藤村惠子下課後,坐在學校圖書館的長排桌上。那件水軍服的清麗學園的制服,襯托惠子楚楚可憐的美貌。

學校的男生,常常評判女生的美貌,而以惠子的評價最好,圖書館的男學生一直盯著她看。

惠子拿出了英語教科書,將書本攤開,放在桌上,她開始專心的看書。她的瞳孔清,亮像凋刻的五官,輪廓非常的深刻,臉上飄著哀愁的感覺,就像她敬愛的老師,山葉最近的樣子。

裕美的美貌,令男人發狂。克敏是三年6班的學生,在課堂上公然的挑撥老師,傳進了惠子的耳朵,這種事是不可以的,克敏是她一個人的,不管是不是她敬愛的老師。


藤村惠子下课后,坐在学校图书馆的长排桌上。那件水军服的清丽学园的制服,衬托惠子楚楚可怜的美貌。

学校的男生,常常评判女生的美貌,而以惠子的评价最好,图书馆的男学生一直盯着她看。

惠子拿出了英语教科书,将书本摊开,放在桌上,她开始专心的看书。她的瞳孔清,亮像凋刻的五官,轮廓非常的深刻,脸上飘着哀愁的感觉,就像她敬爱的老师,山叶最近的样子。

裕美的美貌,令男人发狂。克敏是三年6班的学生,在课堂上公然的挑拨老师,传进了惠子的耳朵,这种事是不可以的,克敏是她一个人的,不管是不是她敬爱的老师。

而另一方面,惠子承认秘美上课的时候,讲得很精彩,她常常的回答学生的问题,而裕美也觉得惠子很可爱,也非常的爱她。

对于克敏桀训不羁的态度,裕美非常的憎恨。

学校的校花惠子,非常的仰慕学长克敏。他们常常的在校园中讨论着无关学朮的话题。惠子那第一次恋爱的表情,非常的好看,而她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对于她和不良少年克敏成为一对,大家都觉得趺破眼镜。

她之所以看上克敏,是因为他有比别人强一倍的正义感。在小学,惠子经常的被欺负,而他就像保镖一样的保护公主的保护着她,而在那时,惠子就把他当成偶像一样,并且长大后,要嫁给他。

克敏如此的堕落,大部份的原因,应该是出在他父亲的身上。他的双亲离婚,是在克敏高中一年级时时。克敏的母亲,因为忍受不了丈夫的放蕩而离婚了。当他知道他的母亲再婚时,他实在无法忍受这个事实。给他一个相当大的打击。

这几年来,他变成街上的不良少年,常常的和黑社的老人生起,一付地头的流氓一样。

他也经常被警察抓到,而遭到了停学处分。本来是应该退学的,也不知什原因,而改为留级。

克敏是一个人住在外面的,他不喜欢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庭。

克敏走近惠子的身边,跟她耳语了几句,她来到他的房间。

惠子喝着饮料,问坐在床上的克敏说:

「你到底对山叶老师怎了?老实的回答我。」

惠子悲伤的说着,长长的睫毛闪着泪珠,那制服包裹着惠子的清纯身体,使克敏倒抽了一口气。

当他带她进房时,瞧着她的美姿,他整个人都迷惘了。

「你是不是和山叶老师很好?」

这时,克敏默默的,忽然开口问说。

「啊!当然好了!她是我的英语老师,而且她所教的功课,又是那的有趣,你问这个干嘛?」

「啊,这….」

惠子的质词的语气,使克敏呆了一下。他喝了一口啤酒,站了起来,坐在惠子的身边。惠子的身体散发美少女的气息。

「我有话对你说,惠子」

克敏梳着惠子的头发,轻声的说着。

「啊!什事呀?克敏」

那美丽的瞳孔闪着光辉。克敏看着惠子的样子,心情极为激动。

「啊!我….这个….」

克敏有一点结巴,他的手搭在她的肩上,在她的身边嗫嚅着。

「….惠子还是个处女吗?」

克敏他才不去做单纯的交游活动,他大部份的性经验,都是强奸女孩而累积的经验.对于眼前这位纯洁的女孩,他想要夺取她的身体。

「啊,你不可以….我当然是。」

惠子拼命的点着头。

「老师都帮我解决性事,你愿不愿帮助我?」

「啊!什?你说山叶老师….」

「嗯!」克敏看着惠子纯纯的脸,穿着制服的身体,然后看着她的裙子伸出来的白色长腿。

克敏的手伸向惠子的裙子,惠子惊讶的站立起来。

「不可以啊….克敏!我….」

惠子站了起来,支手抱在胸前,走出了房间。克敏复杂的心情目送着她的背影。他喝下了最后一口啤酒,用手用力的握紧啤酒罐,酒罐被他捏的肩扁平,他用力的扔向墙壁,匡琅一声,掉在地上。

房间里留着惠子的体香,他的股间起了异漾的变化。眼前浮现着惠子裸身的身体,妄想着惠子白色的肌肤。她的脸和山叶老师的脸重叠在一起,石黑巨大的肉棒插进被压而愉悦的女人身体深处。
下一篇:校花小雪